推动法治 · 弘扬正义
法治时代律师网​​
当前位置:
法治时代律师网
巨额债务拖欠八年依然能得到偿还
来源: | 作者:中国法律义工 | 发布时间: 2019-06-04 | 409 次浏览 | 分享到:
法时时代律师网编者按:法律实际是一门技术工作,过了多年的案件,往往存在时效问题,这需要我们从新的角度去考察问题,或许可能找到时效并未过的解决之道。

 

巨额债务拖欠八年依然能得到偿还

——李宗发律师典型案例之一

 

    1997123日,山西甲公司(为保护当事各方的隐私权,凡涉及公司或人名,以下均以甲、乙等代称方式表示)因资金周转需要向山西乙银行贷款400万元,贷款期限6个月。由作为甲公司母公司的北京丙公司作担保。北京丙公司以本公司存在深圳丁证券营业部的500万元国债券代保管凭证作质押,该笔国债券的提取时间为1998510日。1997623日,甲公司因经营不善,无力偿还贷款。由于各方面原因,质押的500万元国债券乙银行无法实现,该笔贷款遂成为呆帐。乙银行不得不于20006月将这笔债权债务作为不良资产进行剥离拍卖给上海戊资产公司,戊资产公司想尽了包括法律在内的办法,也未支取到这笔国债。200312月又拍卖转让给四川戍公司。戍公司为盘活这笔资产近两年来想尽了各种办法,均无结果。最后找到李宗发律师。

    本案难度极大,在当时是标的很大的巨额债务。一方面存在诸多法律问题,另一方时间拖得太久,被许多法律界人士称为“死案”。李宗发律师团队对本案相关资料及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深入研究后,发现戍公司有权取得存于深圳丁证券营业部的这笔国债,于是为戍公司制订了一套解决方案,最终使本案得到顺利解决,为当事人维护了包括利息在内的600多万元的权益。

    下面是本案中最重要的几部份介绍:

    1、深圳丁证券营业部为安徽庚公司的一分支机构,20018月庚公司将证券业务剥离成立安徽申公司。申公司称与此债权债务无关。

    律师意见:深圳丁证券营业部为安徽庚公司的一分支机构,20018月庚公司将证券业务剥离成立安徽申公司,深圳丁证券营业部划归申公司。深圳丁证券营业部不履行支付代保管的国债券义务,申公司应承担责任。

    2、深圳丁证券营业部、安徽庚公司及申公司起初均拒绝承认有北京丙公司委托保管的这笔500万元的国债券。

    律师意见:戍公司有申公司在深圳的丁证券营业部出具的国债券代保管凭证。代保管凭证上记有证券名称、票面金额、丁证券营业部的章、经办人签章、复核人签章以及该笔国债券的编号等。丁证券营业部、庚公司及申公司应该诚实履行自己的义务。况且,在北京丙公司向乙银行办担保时,还出具了深圳丁证券营业部出具的承诺书,该承诺书承诺丁证券营业部对该国债代保管凭证不挂失、不提号支取。丁证券营业部应向戍公司履行支取的义务。

3申公司称其法人代表处于刑事侦查阶段,这笔国债无法办理。

    律师意见:法人代表刑事问题这是申公司自己的事,与戍公司无关。债权债务关系系戍公司与申公司之间的关系。申公司应对此负责。

    4、申公司称,戍公司无权取得这笔国债。因此申公司的丁证券营业部有权拒付。(注:这是本案拖延八之久不能解决的最核心的问题)

    律师意见:由于山西A公司不能按时偿还贷款,于是乙银行使对担保人北京丙公司担保物国债的权力,对所质押的代保管凭证进行拍卖,将提取国债的权力拍卖给他人,实质上也就是将代保管凭证所代表的这笔国债拍卖给了买受人。也就是说,作为担保合同的债权人乙银行已经实现了其权力。购买了该国债代保管凭证的戍公司等,购买的并非是担保,而是特定的国债这笔财产。

    不能混淆担保与财产提取权力之间的界限。所谓担保就是在主债务不能偿还时,可以以担保物进行偿还。而在本案中,显然在1997123日到1997623日这一期间,北京丙公司的国债券是一种担保物,根据担保法及其解释的规定,1997123日到1997623日这一期间作为质押的债券等担保物不能再转让。而本案是在山西甲公司不能偿还贷款后,乙银行依法有权对此担保物进行拍卖实现,在乙银行对此质押担保进行拍卖后,北京丙公司的国债代保管凭证的性质已不再是担保物,它已成为了买主(持有者)提取国债的权力。也就是说,自乙银行对其进行拍卖后,北京丙公司委托丁证券营业部保管的国债的性质已不再是担保物,而是买受人的一种财产。而四川戍公司又从已合法拥有这一财产的戊资产公司手里买到这笔财产,即戊资产公司的这笔财产已通过拍卖的形式又转让给了四川戍公司。因此戍公司拥有这笔国债券的所有权,有权向保管人要求支取。

    对本案中的担保问题举个易为明白的类似例子:甲贷款给乙,丙用一幅名画作为质押为乙提供担保。显然在贷款期间,画是担保物,不是甲的财产,甲不得进行再转让,否则就会造成对丙权力的损害。而当乙不能偿还贷款后,甲有权对这幅画进行拍卖以偿还自己的贷款,否则质押的画就失去当主债务人不能偿还贷款时的担保作用。而这幅画被进行拍卖以后,已不再是担保物,它已变成了购买它的买受人的财产。

    5、申公司称,戍公司不能凭借北京丙公司的代保管凭证提取丙公司代保管的巨额国债。况且丁证券营业部与北京丙公司有约定,在凭代保管凭证提取国债时,需要丙公司出具有效的依据方可支取。

    律师意见:500万的国债是无记名国债。代保管凭证就是这笔财富所有权的象征和依据。将这一财富存在代保管人这里后,谁持有该代保管凭证谁就具有提取该笔财富的权力。这与票据法等对权力凭证的“见票即付”、‘“见单即交”的精神是相同的。况且,这一财富已被它最初的所有者作为担保物进行质押,并被主债权人行使担保权过程中最后依法拍卖给了新的主人。北京丙公司还为此出具了担保函、担保合同等,申公司的辩解没有道理。

    6、申公司称,该笔担保长达8年时间,已经超过担保的时效。

    律师意见:首先这笔国债在乙银行为实现自己的担保权力进行拍卖后已不再是担保物,而变成了买受人的财产。因此担保时效之说为混淆概念之谈。财产所有人的这种财产继续存放在丁证券营业部,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取。如果未到期就去取,需要交一定比例的保管费,如果按时去取,直接取走就行了。而如果国债代保管凭证持有人未去取,不管拖到什么时代,代保管人都不能吞并这一财产,而必须进行妥善管理或者提存。当国债代保管凭证持有人来取时,将所代保管的财产全部支付,只是因为越期去取,保管所支出的费用代保管人可以要求保管人进行支付。这就是保管合同的原理。背离了这一保管原理和法律,就会到处出现保管人的肮脏与贪婪。

    7、申公司认为,500万的国债券只担保了400万,还有100万应该是北京丙公司的,利息也应该按比例分取。

    律师意见:我们应该看到,自乙银行拍卖了这一国债券代保管凭证后,北京丙公司只能从乙银行拍卖款中就超过其担保额的部份进行索要。在乙银行拍卖了国债券后,北京丙公司已不再具有对这一笔国债的所有权。这一国债已全部拍卖给了买受人。这笔国债无论是多是少,无论是本金还是利息,均是戍公司的财产。申公司丁证券营业部应该将500万元的国债及其这几年来的利息在扣除保管费用后全部支付戍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