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法治 · 弘扬正义
法治时代律师网​​
当前位置:
法治时代律师网
电工哥追砍昆山纹身哥案,司法审判取向的分析
来源: | 作者:中国法律义工 | 发布时间: 2019-06-03 | 117 次浏览 | 分享到:
法律出于正义,但并非正义的完全化身。它只是在编写正义时一种语言表达。但是,法律的争议和法律的最终适用,均应回到正义与真理的脚下。


电工哥追砍昆山纹身哥案,司法审判取向的分析

 

    

    法治的宗旨是正义、公平与善治。社会正义、公平和社会良好治理是法治追求的终极目标,而社会秩序、社会规则均服务于这一目标。明白这个道理,对于20188月昆山一个普通的电工杀死昆山纹身“龙哥”一案,就知道法院应该怎么判决。

案情回放:

    201882721937分,刘海龙等5人(见警方视频)由其司机驾驶一黑色宝马轿车在昆山震川路十字路口右转,违反左转车让直行车的规定,突然右转进入非机动车道,碰撞正一人骑车回家的电工于某。随后,宝马车司机下车与自行车车主理论。一分钟后,纹身男刘海龙(号称龙哥,简称刘某)从轿车上下来蛮横凶暴地对于某进行推搡和踢打。47秒之后,刘某返回轿车取出一把刀,持刀挥向于某进行追砍,视频显刘某方有五人,其中还有两名男子围在于某傍,刘某在追砍于某时刀从手中脱落,两名男子与刘某都一起扑去,于某有幸先抢起落地的刀,奋起反击,刘某再次返回汽车,于某于是追砍刘某,最终刘某被砍身亡。

法治点评分析:

一、电工于某当时所处环境是否存在生命威胁的分析

    由警方提供的视频和新闻媒体的报道来看:

    (一)在时间上:事发时正处于夜晚,昆山位于中国的东部,在晚上九点半已经很晚,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此时周围已没有什么行人,也无任何车辆停下来劝阻。

    (二)在双方自卫力量对比上:于某只有自己一人,而刘某一起的有五人,其中男子三人并且刘某纹身、凶狠,有严重杀人倾向。另两名男子站在傍边逼近于某。在双方自卫力量对比上,普通公民于某严重失衡,靠有限手段无法自卫。

    (三)当时于某遇到的突发事件:自己骑车并未招惹谁,是宝马车违规碰撞,还来找于某理论,甚至宝马车上的刘某下来就打于某47秒之久,打过后还不息怒,返回轿车取出一把刀,持刀砍杀于某。而此时,附近并没有警察来救援,也无路人来制止保护,整个社会在此时此地已经不能保护于某,而与刘某一起的两个男子和两名女子并无人来劝阻刘某的殴打和凶杀行为,因此并非善类,在此根据生活常识有理由视为其它人不排除必要时一起控制于某,由刘某加害于某。而从视频中也可看出在刘某砍杀于某时,另两名男子不是劝阻,而是围逼在于某傍,同样对于某构成极大的安全威胁。

    (四)于某有幸捡到刀后自的机会分析:

    1、逃跑救的可能性分析。

    于某自己骑的自行车,而刘某等开的是宝马车,于某不可能逃跑得掉,必然被宝马车追上撞死。

    2、于某持刀震慑自的机会分析。

    首先,刘某是一个黑社会人员(纹身、带夸张的项链、持刀,而且打人后还进一步回车取刀杀人,恐怕只有白痴不认为是黑社会人员),其次其还有四个同伙,其中有两个男的围逼在傍。于某作为一个小老百姓,拿到刀远不足以震慑自救,而从视频中可以看出刘某还在前来抢夺,自卫机会一旦丧失,刘某生命安全根本得不到任何保障。

    3、于某抢到刀后生命威胁是否解除的分析。

    刘某下车推搡和踢打于某后,第一次跑回车去取刀杀人,在刀落在于某手里后,第二次跑回车上,不排除取出更厉害的刀甚至枪,等刘某再次持凶器时,以对方极其凶残和人数众多情况下,于某必死无疑。

    国际法律界的霍姆斯大法官有句名言:“面对一把举起的刀,不可能要求一个人进行冷静的思考”。

    综上分析,电工于某当时生命处于极其险恶的环境,对付穷凶极恶的黑社会人员,其只有在有幸拿到刀时,将其彻底击垮才能自卫。

 

二、昆山纹身男“龙哥”是否属于弱者和善者的分析

    刘某虽然2018年竟然无比离奇地获得一张见义勇为奖,但是其是一个犯罪累累的人员。根据刑事判决书显示,刘海龙20017月因犯盗窃罪,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说明此人在首都都敢犯罪;200697日因打架被昆山市公安局处行政拘留五日;20073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2009511日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4513日因犯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罪,被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另外201363日,刘海龙无故殴打被害人杜某,致被害人杜某鼻骨粉碎性骨折。2013125日,刘海龙在昆山市陆家镇宜家花园小区内因琐事与被害人许某发生纠纷,刘某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刀与被害人许某互殴,致被害人许某左侧胸腔积液。也就是说,刘海龙,昆山见义勇为获得者,盗窃犯(盗窃罪)、敲诈勒索犯(敲诈勒索罪)、打砸他人财物犯(故意毁坏财物罪)、流氓犯(寻衅滋事罪)、伤人犯(故意伤害罪),虽然昆山市有关方给其了一个见义勇为的光环,但是此人并非善类,而是一个犯罪累累的人,再根据其在网上胆敢发布威胁全社会的视频以及纹身、持刀、行凶,是一个毫无疑问的黑社会人员。

    分析被砍死人的身份及性质,才能更好地适用法律,才能正确分析于某应防卫的限度。于某面对的如果只是一个情绪有点失控拿刀来砍他的普通人,在抢到刀后防卫或许可以有限度,在完全确保于某安全情况下,于某是应该稍给对方情绪平息的时间,除非看到对方再次拿到凶器或进一步行凶,原则上不能再不断追砍。但是对方是一个持刀杀自己的黑社会人员,警方视频上都可以看出当时其裸露了令人恐惧的纹身,从正义的角度,于某当然考虑勇敢地站出来将其击杀,唯如此,才能以暴致暴,用比恶人更恶的方法制止其不能再加害自己、危害社会,同时也才可能震慑在场的其他人不敢再加害自己,才可能震慑刘某的其它黑社会同伙以后不敢再来杀自己。

 

三、中国关于正当防卫的法律条文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规定的【正当防卫】见第二十条“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接着第二十条第二款写道“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四、中国法律界的观点分析

    法律出于正义,但并非正义的完全化身。它只是在编写正义时一种语言表达,在写法律条文时,不同的草拟者和立法者,会有水平、思维、价值观等方面的限制,因此在正义的表述上并非完完全全接近正义和真理。因而在法律上常有争议也就再正常不过。但是,法律的争议和法律的最终适用,均应回到正义与真理的脚下。

    至目前为,对于此复杂的案件,法律界分为两派,一派主张于某属于正当防卫不能判刑,一派主张于某属于防卫过当应判故意伤害罪。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阮齐林属于正当防卫派代表,其认为:电工哥于某的行为没有超出合理限制,防卫是一个整体行为,不适合分割开来看,电工哥于某的追砍行为出现在打斗过程中,过程紧凑,且面对对方具有很强攻击性情况下,很难判断对方是否会继续反击,因此电工哥于某的追砍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是合理的,在当时情境下,非常紧急,与事后冷静情绪下做出的判断和行为不一样。此种观点被称为很有水平和正义。

    当然,也有一些人根据法律教材中的一些观点机械理解,认为凡是追砍行为就是防卫过当。其时,这种观点未综合考虑电工哥于某当时生命处于极其恶劣的环境中。法律及法律教材的编写者们在编写时,或许并未考虑到此种情况,只是假设双方势均力敌,任何一方都不太恶。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一方生命严重没有保障,而且不可能通过逃跑脱离生命被黑社会剥夺的危险。我们也相信,此案将来在各大刑法课程上会作典型案例来剖析研究,也会有大量好事者又站出来呼吁立法完善。实际上,正义与善治,已足以引导我们更好地准确理解把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中的什么是“必要限度”,不要看那些曾经编写的书籍观点,他们编写法律教材和书籍时,此事尚未发生。而《刑法》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道“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五、司法机关关于本案的处理模式分析

   (一)中国的审判权归谁

    我们首先需要讨论审判的归属问题,才能更好看待本案目前的处理是否正确。对于本案的审判权当然归属于法院。在一个法治的社会,法院是整个社会最终,也是最权威的审判者,是社会正义的最后守夜人。本案,首先是昆山基层法院负责审判,因社会影响大和案情重大复杂,也可由当地中级法院作为一审,然后再由一审的上一级法院为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地方审理的案件有重大出入的有最终再审改判权。其它公安机关、检察院都不具有审判权,不能以立代审。

   (二)公安机关的权限与处理程序

    如前所述,公安机关只是侦查机关,并无审判权,它无权判定一个案件有罪,也无权判定一个案件无罪。昆山公安局的法制科,也只是运用自己的一点稍微专业点的法律知识初步判断是否可能会判有罪还是无罪,以尽可能提高立案和不立案的质量,但绝不能以立代审,擅越国家审判公器。最终还得由人民法院来决定。公安机关能做的显然是作为刑事案件进行侦查,在出现死了人的案件,将于某先进行刑拘,这种处理并无不妥,刑拘并不等于于某一定犯罪,只是公安机关的办案流程,最终侦查完毕,移交检察院,最后由法院审理确定是否犯罪。因此,我们不能认为公安机关都刑拘于某了,于某必判刑无疑,这是对国家审判公器的一种藐视。公安机关能做的是将案件的事实情况和证据尽可能全面客观的侦查收集好,交给法院来审理裁判。

    同时,应该指出,在中央布置打黑除恶已经半年多时间,在昆山纹身“龙哥”还依然嚣张,感觉当地公安机关执行中央政策还是有点不力。如果早将昆山的黑社会打击下去,于某,一个普通家庭的普通电工,也不会路上撞鬼,本案无论什么结果必将影响到其下半生。于某为了生命奋起反击,也给昆山公安包括中央提供了一个重大的线索,在全国人民注视下是该好好顺滕摸瓜,立些功建些业了。还提醒昆山公安机关,必须严密保护于某及其家人的安全,否则将再已无法向中央、向全国人民交代。当然我们相信当地公安机关这点觉悟应该是有的。

   (三)检察院的权限与处理程序

    同理,检察机关只是批捕,加强对公安滥用刑拘权的制约,同时也负有提起公诉的职责,在境外,甚至由律师担任提起公诉的职责。如美国原总统林肯作律师时,就公诉过美国的刑事犯罪案件。因此别将检察院提起公诉就认为必须判刑。在出现死了人的案件,即使检察官持有于某是正当防卫的观点,鉴于案件重大,其也不能冒然擅越审判权,应假设作为防卫过当案件即伤害案,将公安机关侦查完毕的案件提起公诉,交给人民法院来最终审理判决。本案件,昆山检察院在第一时间就介入督办案件,是值得肯定的。

   (四)法院最终的审判把握原则分析

    因此,我们要提醒当地法院抬起高贵的头,不是公安机关、检察院提交过来的刑事案件都只管盖章,国家法律早已赋予了你们无上的权威,法律不是让检察官做在你们的上面,也不是让公安机关侦办人员出庭指着你们说在哪里盖章,法律是让检察官做在你们的下面与被告同等的位置,而公安机关在审判中根本没有位置,如果需要其出庭也只是一个被接受询问的角色。因此,我们期望当地法院要对得起国家和人民赋予的职责和权力,以正义、善治为根本宗旨,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正义地进行判决,对于某是否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作出正义、权威的审理判定。

    或许,本案是检验地方法院审判是否有能力适应法治建设需要的一次机会。

 

写于2018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