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法治 · 弘扬正义
法治时代律师网​​
当前位置:
法治时代律师网
反对公司法上现在实行的有限责任责任制度
来源: | 作者:李宗发 | 发布时间: 2019-06-03 | 112 次浏览 | 分享到:
许多奸商利用公司法的有限责任制度,大搞牟钱的勾当。当公司亏损或出事时,他们申请公司破产或注销公司,了结与所有债权人们的所有恩怨,让债权人们去倒霉与痛苦,而公司的老板们自己腰包鼓鼓,过着神仙般的生活,甚至可重新注册一个新公司继续干牟钱的勾当。

 

反对公司法上现在实行的有限责任责任制度  

作者:李宗发


 

    中国要有一个法治、阳光、正义、公平、稳定、繁荣、美好的未来,涉及方方面面。其中最重要的之一是法治之光必须统治中国,而不仅仅是普照中国。

    要让宪法长出凶猛的獠牙,将一切胆敢违宪的任何人撕得粉碎,中国才可能法治。也就是说只有宪法厉害到能惩治、并且有力地治理全部违法官吏时,中国才可能法治。

    过去,我们总是说要法治。但凭什么去法治?谁去法治? 当法律甚至宪法都不能治官时,法律包括宪法都只是一种工具,都只是各级大大小小官吏的工具,好用就用,不好用就抛在傍边,甚至踩在脚下,获非法之红利。我在过去几年前就指出,法律就是现代的朝纲,不管这种朝纲由谁制定,有总比没有的好,毕竟在制定时有不少智者、仁者在沤心沥血,至少基本体现社会的规则和人民最低的保障。当连朝纲都踏在脚下时,拿古代来说就是朝纲败坏。朝纲败坏的后果就是天维之柱崩摧,其结果就是社会秩序紊乱,道德论丧,官员贪污成风,裸官成风,空假成风,官与匪都会欺压百姓,人民唉声叹气,社会离心离德,社会就会不稳定。。。。。。花再多的银子维持稳定都没用。

    法律就是社会的游戏规则(强制化),当然最好是人民心目中的规则,按规则办事,就不会乱,社会的每个成员就会心服口服。打个比方,社会的法律与赌场的赌博规则毫无二致,愿赌服输,只要不出老千,谁见过赌场需要维稳的?无论是拉斯维加斯、澳门的大赌场,还是民间的棋牌桌上,都没有什么需要维稳的。而作为社会规则的法律呢?  破坏法律规则和秩序的“一团和气”,与其说化解了矛盾,不如说破坏天维之柱,让一切不在社会规则之下运行和解决,而是让一切在权势者之下运行和让弱势群体在无可奈何下熄灭怒火——谁见过侵权者、违约者、黑社会和官员这些年拿出不底于法律标准甚至高于法律标准来给受害者来和谐的?更常见的是受害者、弱者得到的只是有限的补偿,甚至一点门没有。

    法律统治与用法律治理是两回事。现代意义的法治,显然是法律统治,而不是用法律来治理。否则封建社会还是高度法治的国家,无论是汉朝、唐朝,还是明朝和清朝,哪个大臣敢违反朝纲,都会被拉出去依律法治理,甚至以渎职之罪砍头。

    现在中国是到了重树天维之柱的时候。要重树中国社会的天维之柱,最低的要求就是让现有的宪法长出獠牙,将胆敢违反宪法这一朝纲的任何人撕得粉碎,使整个社会都在法治之下活动。因为,现代意义的法治必须首先是治吏,让整个社会都在法律之下,否则就是以法治民了,那法治与人治比起来对人民有何意义。现有宪法规定总体来说是保护人民的,也是保护每个贤能、廉洁的官员的,因此宪法长出獠牙,才能惩治违法乱纪、贪污腐败的官吏,更好地保护老百姓,更好地保护和鼓励贤能、廉洁的优秀官员。因此我们不用怕。

    除了宪法需要长出獠牙,越凶猛越好外,刑法渎职类犯罪也应该修改。刑法的渎职罪设计对中国有致命的缺陷,渎职特别严重的罪最高刑只有15年,绝大多数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明显保护着官员自己,不符合法经济学原理,如果不修改,司法官员会去尽职尽责地治贪官污吏和不法官员吗?设想,如果你是检察官,没有上面的指示你会去轻易得罪人抓贪官吗?如果你是警察,你会去抓给你钱的不法商人吗?如果你是法官,你会长期置别人丰厚的贿赂于不顾主持正义吗?1997年刑法后十多年的实践表明:你不会。这不是人的错,这是法律制度设计的致命缺陷。因此刑法也就成了原罪大染缸,制定一系列罪名,叫善良人、守法人不要犯罪,却没设计、督促司法者有力、彻底地去打击贪污、行贿以及其它各类犯罪致富、权力寻租等,让胆大者富了、升了,让胆小者穷了、降了,最终为了生存也不得不跟进。客观的说,现在贪官中80%的原来都不想贪,当大家都贪时,不贪的不是圣人就是傻子,总之是疯子,生存与环境诱着你、逼着你贪——形象地说,叫“逼良为娼”。作为守法经营者一样,当一直被别人行贿夺去工程业务、夺去产品订单时,你的企业只有倒闭,你及你的工人只有死路一条,大家都行贿犯罪竞争时,为了生存,你能不参与犯罪吗?这是刑法渎职罪80年代设计时致命的缺陷,是刑法的悲衰,是中国的不幸。

    现在中国的贪污腐败已泛滥到非常严重的境地,全国上下都知道必须治贪。但是离开了法治,依靠强者能人治理,或许能有一时之效,但终究不能持久。况且离开法治打击贪污犯罪,靠的是自上而下的强力,而非整个社会的规则,缺乏稳定性。因此,必须依靠法治。当然法治治贪不是事后比照原有法律一律通杀,错的不仅仅是堕落者把持不住,错的还有法律制度设计的缺陷,以及原来执法不严的司法渎职等导致的最终后果。但一笔勾销,等同于纵贪。因此,需要智慧的设计和智慧的推进。

    过去,我们总说让法治之光普照神州。这种命题是错的。虽然太阳普通大地,但是有些官吏在其行政管辖范围内可以一手遮着阳光干无耻的勾当,离奇的不许告御状、不许敲登闻鼓,更是呵护着这一切。因此,中国要法治,必然要让法治之光统治神州,这样妖魔鬼怪才扯不起帐篷,才会无路可逃,才会绝迹于人间——而神州,才会清平盛世。

    总之,自从宪法和各类法律制定出来后,法治之光就已普照每个区域。但普照与统治是两回事。现在,需要的不是法治之光普照中国,而是法治之光统治中国。

 

 

                                                        2013 

                                                        写于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