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法治 · 弘扬正义
法治时代律师网​​
当前位置:
法治时代律师网
知识产权与资本运作初探
来源: | 作者:李宗发 | 发布时间: 2019-06-02 | 132 次浏览 | 分享到:
本论文针对知识产权融资难的问题,先对知识产权和资本的属性、知识产权与金融的关联性进行研究,提出了二十余种知识产权的资本运作模式,并探讨了知识产权资本运作需注意的问题。

 

知识产权与资本运作初探

作者:李宗发

 

   

    内容提要:本论文针对知识产权融资难的问题,先对知识产权和资本的属性、知识产权与金融的关联性进行研究,提出了二十余种知识产权的资本运作模式,并探讨了知识产权资本运作需注意的问题。

    关键词:知识产权  资本运作  融资模式

 

引言

    在农业经济时代,土地是财富之母,劳动是财富之父。[1] 在新经济时代,知识产权是财富之母,资本则是财富之父。关于知识产权资本运作的研究在中国已有10多年,但研究成果有限,如第15届中国科技法论坛参会的150 名学者、专家和实务人员也只是主要提出知识产权质押、知识产权交易、知识产权许可、 知识产权保险,[2] 突显无论是实务还是学术界对知识产权资本化运作的实践与研究尚有不足。

一、知识产权属性与资本属性的探讨

    本文知识产权的内涵与外延限定为专利权、著作权等这些创新成果领域,特别是侧重于最重要的专利权,不包括商标权,它们不具有同质性,并非所谓的都具有无形性。对国际上广为奉行的无形财产说,郑成思曾一针见血指出,就如艺术家在一块有形的玉上创作成一个无形的人物造型,使人感到论述者不知所云。[3] 知识产权在人类史包括法学史上只是新初生的婴儿,对于知识产权各国观点很多,尚处于混沌中的争执,主要有无形财产权论、工业产权论、发展国家经济论、自然权利论、专利等于垄断论、公正论、鼓励机制论、契约论等。知识产权实际是创新劳动成果权,是劳动者对自己创新劳动获得的种类财富所拥有的经营获利专有权,法律创造不了知识产权,它只是根据社会需要对创新劳动成果应有权力进行确认、规范和保护。

    对于资本,已有很多论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在社会化大生产时代若没有资本,很难组织各种生产要素如设备、原材料、劳动力等进行社会化大生产。从这点来看,资本实际是社会化大生产的生产要素,起到组织者的作用。在金融社会化时代,资本更多来源于社会金融的转化。

二、知识产权、金融关联性及现状况分析

    笔者2012年在《国际化视野下对经济空心化问题的反思:兼论社会金融生产力及金融法律理念的重构》一文中考察了知识产权对经济特别是金融的影响,发现尽管一国经济总量受国土面积、人口数量、资源条件等许多因素的影响,但知识产权在现代经济中一般起着支柱性的作用。

1  2007年世界各国经济知识产权支撑对比图

    知识产权支撑系数高的,抵抗金融风险的能力也很强。在由美国引发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韩国、日本、中国影响较小;美国的知识产权经济强劲,华尔街并非想象中的萧条。后来的欧债危机,德国影响最小;英国、法国、意大利影响严重;而希腊、西班牙濒临破产。毫无疑问,不仅仅是知识产权单方需要金融和资本,金融和资本的命运和安全越来越多取决于知识产权,它们是新经济时代的命运共同体。

 

知识产权支撑系数与金融风险关联图02

2  2008年世界各国知识产权与金融风险关联图

 

    笔者多年来关注中国的金融与知识产权结合问题,情况并非令人乐观。以银行专利质押贷款为例,全国2017质押贷款的专利项目数仅4177,只有年专利申请量的0.12%,只有有效专利量的0.07%20184月国家知识产权的报告显示,45.9%的微型企业缺乏有效的融资渠道,微型企业有效专利产业化率仅为 28.0%[4] 知识产权对资本和金融尚在含情脉脉地遥望。

三、知识产权资本运作模式的思考

    知识产权资本运作,是指采用有效的融资模式筹集资金投入到知识产权项目,促进知识产权成果转化和产业化,以实现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知识产权资本运作的种类非常多,并非只有知识产权质押贷款、证券化、信托等几种模式,知识产权资本运作即融资模式至少有如下许多种:

    (一)知识产权股权融资。我国公司法规定股东可以用知识产权出资。当知识产权以承载它的公司出现时,资本运作更容易。

    (二)知识产权订单融资。知识产权融资的根本出路在于市场,可以首先考虑的是做好营销,通过订单获得定金、预付款、投资者的信心等筹集资金。

    (三)知识产权民间借贷。这是目前数量最多、范围最广、规模最大,也最为常见的资金融通方式。爱迪生就曾以电灯专利作为担保向外借钱开办通用电气公司。[5]

    (四)知识产权私募股权(PE)融资目前私募股权的主体资格是一个急需要解决的问题,仅限于具有信托或者国家批准的企业,不利于生产力的充分解放。

    (五)知识产权公共政策资金融资。国家设立了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等,这是知识产权可以申报争取的资本。

    (六)知识产权政府采购融资。中国公共采购政策学者曹富国教授指出中国已出现越来越多的政策措施是针对中小企业的预留项目,以及同等条件下的优先采购,[6]  随着政府对创新的重视,知识产权所有者运用政府采购采购订单进行资本运作会有更多的机会。

    (七)知识产权上市融资。这里上市是广义的上市,根据知识产权情况,可能涉及知识产权E板融资、Q板融资 、新三板融资、创业板融资、中小板融资、主板融资等。美国有纳斯达克小型市场、小额股票挂牌系统、粉红单市场等。中国证券法学者郭锋教授等指出,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的必然要求。[7] 我们需要重视股市在知识产权资本运作中的作用,正如约翰·S·戈登所言,尽管存在无数的未知,会有无数的人来到这里将资金投入到股市,参与这场伟大的博弈,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富足、更加丰富多彩。[8]

    (八)知识产权专板融资。或许,会产生一种运用互联网的新形式的知识产权专板,这种专板经严谨负责的律师、行业技术专家们打造,蕴藏着大量真实、高价值的知识产权金矿,人们通过投资看好的矿藏进行开发获利。《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纲要》也提出“运用互联网金融支持创新”。

    (九)知识产权信托融资。有人认为信托制度为解决知识产权市场化、产业化提供了有益的途径。[9] 知识产权信托可以是知识产权融资方的信托,也可以是知识产权投资方的信托。

    (十)知识产权银行质押贷款融资。银行是现代财富货币化后的主要储存保管机构,是中国金融的最大汇聚地,也应是金融向知识产权资本转化的重要环节。然而,对于小微企业和个人知识产权者来说,银行极少能给予相应的贷款。许多科技金融研究者对银行抱以极高期望,但银行的本性决定了知识产权没有获得丰厚利润前,银行往往不会正眼相看。

    (十一)知识产权证券化融资。中国从2003年开始已有人对其进行研究,许多学者将知识产权证券化推崇备至,但其只是可资考虑的一种模式,即使是美国,十多年来知识产权证券化案例加起来也不过几十起。尤雅也认为,知识产权证券化尚未成为普遍的金融实践。[10]

    除了如上几种知识产权融资模式外,还有知识产权众筹融资、天使基金融资、风险基金融资、开发合作融资、集合融资债权和股权的混合融资、政策性担保融资、政策性贷款融资、部分许可融资、内源性融资等,鉴于篇幅限制,不再详述。

四、知识产权资本运作需注意的主要问题

    (一)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资本运作的前提是知识产权是真真实实的专有权,而不仅仅是写在一张纸上的权力。无疆界者无产权,疆界未守护者财富必被掠夺。如果说农业经济时代,领土是财富的疆界,那么在新经济时代,知识产权则是财富的疆界。国与国之间财富疆界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息过,过去一国的疆界需要士兵与外交官去捍卫,同样,新经济时代,一国知识产权的疆界或许有一天会有外交官甚至士兵去捍卫,但在世界普遍共识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等国际知识产权法下以及一国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下,首先应由律师去捍卫。随着中国创新的觉醒,世界最庞大的知识产权财富疆界需要去捍卫,中国几十万律师队伍在中国知识产权财富疆域的保护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

    (二)注重市场营销。不要过多指望金融都具有慧眼,大多数金融都势利而短视。作为知识产权的资本运作者,应从市场营销上多下功夫、多倾入智慧,这是资本运作成功的根本保障。当一项知识产权在市场上成功时,会有无数资本和信贷资金蜂涌而来。

    (三)注意非法集资风险的防范。1993年以来,在特定金融背景下中国走向了金融抑制之路,非法集资罪是高悬生产力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生产集资被视作刀尖下的舞者,经济学术界和法律学术界越来越多有识之士希望规则能及时演进。[11] 但在规则与时俱进前,知识产权的资本运作要有避免跌落悬崖的意识与智慧。

 

结论

    知识产权是现代财富之源,知识产权的资本运作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极重要的作用,归纳起来有二十余种模式,虽然这是一个新的而又充满艰辛的领域,但是随着中国知识产权经济的兴起,会有更多的探索及创新实践,也会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富足,更加丰富多彩”。

 



[1] 威廉·佩第:《赋税论》, 商务印书馆1978年出版,第66页。

[2] 倪佳慧:《企业技术创新双翼:知识产权和资本运作 ——第15届中国科技法论坛研讨综述》,载《科技与法律 》,2017年第02期,第80-81页。

[3] 郑成思:《知识产权法》,法律出版社19977月出版,第13页。

[4] 国家知识产权局规划发展司:《专利统计简报》,2018 年第 5 期(总第 225 期)。

[5] ANDRE MILLARD.Edison and the business of innovation[Z].1990.(转引自谢黎伟:《美国的知识产权融资机制及其启示》,载《科技进步与对策》,201024期,第41页。)

[6] 曹富国:《谈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法律政策的实施问题》,载《中国政府采购》,2012年第05期,第75-76页。

[7] 郭锋、邢会强、李文莉:《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法律问题与对策》,载《证券法评论》,中国法制出版社2017年版,第3

[8] 约翰·S·戈登(美国):《伟大的博弈一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载《经济导刊》,  200506期,第84-90页。

[9] 肖尤丹:《知识产权产业化金融支持制度研究:技术创新与金融创新的制度性融合》,《学术论坛》2007年第3期,第12-13页。

[10] 尤雅 :《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国际借鉴及其在中国的适用性研究》,载《中国证券期货 》,2011年第08期,第36页。

[11] 袁爱华:《民间融资合法化趋势下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立法完善》,载《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10年第01期,第96-10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