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法治 · 弘扬正义
法治时代律师网​​
当前位置:
法治时代律师网
关于专利权新的思考
来源: | 作者:李宗发 | 发布时间: 2019-06-02 | 179 次浏览 | 分享到:
专利权是智力成果的创造人应该享有的权利。专利权来源于创造劳动,其实质就是智力创造劳动者对所创造财富的独占经营获利权。

 

关于专利权新的思考
作者:李宗发

 

     所谓专利权就是智力创造劳动者对其智力创造劳动成果所应具有的权利,即对智力成果的所有权及独占获利权。

    过去的通说认为,专利权是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对其发明创造在一定期限内依法享有的垄断权,专利权的主体是依法享有专利权的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客体是被审批为专利的发明创造;内容是由专利权人自己实施或者授权他人实施其专利的权利,以及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实施其专利的权利[1]。也有另一种意思基本相致的定义,专利权是指国家专利机关依照专利法授予发明人或设计人对某项发明创造享有在法定期限内的专有权[2]。 依据过去的专利制度思想,专利权与著作权一样具有独占性、时间性和地域性,但又表现出自己的特征:第一,就独占性而言,在同一法域内,一种财富(一些学者称其为“相同主题”)的发明创造只能被授予一项专利权。第二,就时间性而言,专利权的保护期较短。第三,就取得而言,著作权是自其完成时就产生,而发明创造只有经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审批才可能取得专利。

    我们认为,在过去的专利制度里国家将发明创造当成了煤炭资源一样的性质,首先智力成果就如煤炭资源一样是君主或国家的,只有在君主或国家授予相应权力的情况下,被授权人才能独占经营获利,否则谁都可以经营获利。自封建社会晚期发源、资本主义社会形成的这一专利制度是不合理的。

    也有学者认为,专利权是发明者就其技术发明所享有的专有权利,这种观点认为专利权的客体是技术发明,如关于产品的发明、关于方法的发明,以及有关产品和方法之改进的发明,等等;在有些国家,专利权的客体还包括工业品的外观设计和植物新品种等等。[3]这种观点在定义上未预设前提,虽然简洁和直白,但比较科学。

    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专利权是一种私权。《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也强调,专利属于私有权。当专利权受到他人侵犯时,权利人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寻求相应的法律救济,如禁止被告侵权和获得相应的损害赔偿。在中国,权利人除了向法院提起诉讼,还可以向专利管理机关提出申请,要求查处侵权行为。

  专利权是智力成果的创造人应该享有的权利。专利权来源于创造劳动,其实质就是智力创造劳动者对所创造财富的独占经营获利权。一些国家还把包括专利权的知识产权称作精神产权。在我国台湾,则把知识产权称之为智慧财产权,这一定义非常具有智慧性。

    我们主张专利权就是智力创造劳动者对其智力创造劳动成果所应具有的权利,这种权利不是飞来之物,不是来源于君主授予或国家授予,而是来源于劳动。劳动者对其劳动成果享有相应的权利,这是人类数千年来形成的社会公理。科研创造属于劳动,只不过不是普通的体力劳动,而是属于智力创造劳动,科研创造者对自己智力创造劳动所获得的成果当然应该享有成果权。科研创造劳动者对智力劳动成果享有的权利不是封建君主的恩赐授予,也不是国家法律规定的授予,是劳动者的当然权利,其它企业和个人不得巧取豪夺。只是作为现代社会来说法律应该文明地确认而矣。我们的观点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主体思想是一致的,只是立足于对现代经济、技术、社会更深入的认识,将劳动分为智力创造性劳动和一般(复制性)劳动,前者创造发明出新种类的财富,后者进行复制,或依样品、或依图纸、或依已创造出的财富的知识进行或农业生产、或工业生产、或商业服务或其它方式的复制而矣。当然在完全具有新颖性、创造性的智力创造劳动与完全复制性的劳动之间,还存在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技术性劳动,或许可以将劳动又划分为智力创造劳动、知识技术劳动、复制性劳动。专利法里的专利权应该为智力创造劳动者对其劳动所获得的智力成果享有的权利。专利权来源于劳动,来源于创造劳动者对自己智力成果的所有权,只是因为是种类财富所有权,因此法律在确认的同时应作相应的限制和例外而矣。

    智力创造劳动者通过辛苦的创造劳动,获得了某一智力劳动成果,其应该对此智力成果享有所有权及独占获利权。具体理论我们将放在第二章进行深入探讨。

    总之,专利权不是君主赋予,也不是国家赋予,也不是法律赋予,而是近现代法律开始对智力创造劳动者的创造劳动成果给予了保护。只不过以往大多数智力者的创造劳动成果法律没有去承认和保护罢了。法律并不一定是公正和科学的化身,只是制定它的人当时的意志、观念与态度而矣。在学术的层面来看,被法律遗忘的权利,并不是说就不是权利。

    从学术上研究法律与从适用上研究法律是两回事,后者是从法律出发来研究什么是符合法律的“对的”而使人们正确遵守法律,前者是从社会出发研究什么是符合社会的“对的”来建议制定对的法律。专利法对于人类来说还只是新初生的婴儿,专利法的学术研究不应陷入只搞法律的适用研究;也不要以国际知识产权法律做了这样那样的规定,而认为国际知识产权法律的观念与态度绝对是对的、不容许学术的质疑和探讨。当然,由于本书的性质和宗旨,在著作里我们的任务即要做专利学术的研究探讨,也要作专利法律的适用研究。作专利法律的适用研究是让读者比较全面地掌握现有专利法的有关规定,作专利的学术探讨是要在此基础上对专利有更深入的科学思考。本著作即有法律的适用研究,又有对不足之处的学术探讨,但两者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写于20094

 



[1]  吴汉东主编《知识产权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7月版,第97

[2]  黄勤南主编《新编知识产权法教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3月出版,第144

[3]  李明德主编《知识产权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5月版,第 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