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法治 · 弘扬正义
法治时代律师网​​
当前位置:
法治时代律师网
从曾萌权案看法治的丰碑
来源: | 作者:李宗发 | 发布时间: 2019-07-01 | 277 次浏览 | 分享到:
从曾萌权案,建立起的丰碑是:下级廉政公署在法治的旗帜下逢权不避;公职人员是否犯罪负责纠察的机关决不能未审先判其无罪,只要涉嫌犯罪定要移送法院由法院审判;一个法治社会里的任何人只要确未犯罪,经过积极辩护和努力,法院最终定能还自己清白。

 

从曾萌权案看法治的丰碑

李宗发



 

    2019626日,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的香港前特首曾萌权被香港终审法院最终裁定撤销对其的定罪及判刑,引起社会广泛讨论。有人认为:权利在法律的笼子里,没有特殊公民。有人认为:任何人都应生活在法律之内,对公平公正的威严法律有敬畏之心。有人认为:领导犯法与平民同样处理,没有特权,为港人点赞。

    案情回顾:曾荫权199771日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首位财政司司长,1998年阻击索罗斯,是香港回归之初面对亚洲金融风暴冲击,力主特区政府入市阻击“大鳄”的英雄。20015月任政务司司长。2005312日,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以政务司司长身份出任署理香港特区行政长官。20056月,在香港特区第二任行政长官补选中当选,并获国务院任命,任期至2007630日。2007325日,在香港特区第三任行政长官选举中当选,200742日,国务院总理签署国务院第490号令,任命曾荫权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任期自200771日至2012630日。2012220日,有媒体报道曾荫权伉俪出席澳门新濠天地励盈会的春茗,同场包括华人置业集团主席刘銮雄等,曾荫权一行人在中途离场,留下一张空桌。随后报道指曾荫权与澳门人士有来往,及乘坐豪华游艇Cross Har-bour号,而艇主是西区海底隧道股东张松桥。随后有调查报道指出,曾荫权准备在20127月离任后,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东海花园租住顶层的单位定居,该单位的业主是香港数码广播有限公司的股东黄楚标。随后,曾荫权又被媒体揭发乘坐富商的私人飞机前往泰国普吉和日本,曾荫权表示他已经为这些行程缴付相当于商务客舱的机票费用。2012228日,香港廉政公署宣布,决定立案调查行政长官曾荫权有没有触犯“防贿条例”或公职人员行为不当,并会先派员收集证据,不排除有需要时要求涉案人如特首及相关富豪向廉署提供材料。香港廉政公署直接对特首负责,竟敢调查特首,对于廉政公署是38年来“破天荒”。 2015105日,前特首曾荫权因两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涉嫌违反法律未能就自己两个利益事项及时申报和披露,被香港廉政公署起诉。20151218日,香港东区裁判法院做出裁定,将有关前任特首曾荫权被控两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转呈香港高等法院。2017222日,前行政长官曾荫权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立,被判囚20个月。2019115日,曾荫权刑满获释。曾萌权坚持向上诉法庭上诉,曾荫权的律师为其辩护认为,曾萌权并非在明知自己所做属违法之下蓄意漏报,因此应判他无罪;控方认为陪审团的裁决显示他们不接纳曾的辩解,故应维持有罪判决。2019626日,香港终审法院判决曾荫权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定罪”不成立,应撤销。

    关于此案,我们应该从法治的角度来审视:

    首先,香港廉政公署尽职尽责、积极作为值得点赞。香港廉政公署没有未审先“判”公职人员包括最高元首无罪的权力,对于涉嫌犯罪的任何公职人员,他不能擅越审判权,认为其不构成犯罪而任其逍遥法外,这是许多非法治社会最大的问题。中国香港廉政公署见报刊上报道曾萌权20102012年期间在行使特首职权、考虑涉及一间广播机构的决策时,没有申报与该机构股东进行物业租赁商议的情况可能涉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时,当然必须对曾萌权涉嫌犯罪进行立案,并移送法院审判。因为只有法院才有权审判一个可能涉嫌犯罪的人倒底有罪还是无罪。

    其次,法院是一个法治社会最后的,也是最权威的审判机关,他可以审判这个社会的任何人特别是公职人员,包括最高元首和最高军警人员。如此,这个社会法律才是最高的,才会秩序井然,才会是真正的法治,才会任何人包括卸任的元首都感到安全,只要自己没犯罪,不怕任何人指控和秋后算账。中国香港的法治值得点赞。

    然后是曾萌权及其律师团队,抱着对法治的信念和坚持,最终还自己一个清白,还法治一座丰碑。最近律师圈里为律师费高达3000万元而热议不已,我们认为,曾萌权有病就该出医药费的意识是大陆许多人应该学习的。另外大陆还需学习的一点是,律师费并非勾兑费,而是对所信任律师价值的评判,在大陆至少是现在90%情况都不要再想像过去那样用钱去购买一纸对自己有利的非法判决,在法治建设中绝大多数法官行为已有所收敛,最重要的是所委托的律师首先是否有尽职尽责的职业精神,接案后勤于研究、勤于办案,没有这点任何“大牌律师”都是废物;其次是否有处理本案的综合相关知识和深厚的专业知识,及由此可能反败为胜的新思路,这就是决定命运的法律技术,如果有这一点,给3000万重金聘请还是值得的。

    最后,本案有许多人对三级法院不一样的判决很疑惑。其实,这是完全正常的法治现象。对同样的一个问题,即使排除人为因素,专从法律技术层面来看,不同的法官(包括陪审员)是可能有不同的看法的。因此才有一审,二审,再审程序,就是用这些程序尽可能克服法官(陪审员)判决的偏差。当然,肯定有人也会对终审法院的判决有不同观点,但是对一个问题不可能全社会的观点都一致,在法治的社会,终审法院的法官往往是由整个社会最有专业知识、最有经验、最有威望的人担任,因此其裁判往往也是最具有公正性和公信力的,其无论怎么判决,都是全社会最后、最权威和终极的判决,全社会必须无条件服从,否则就会冒出无穷尽的伪“审判者”,这个社会永远法治不了。

    总之,从曾萌权案,建立起的丰碑是:下级廉政公署在法治的旗帜下逢权不避;公职人员是否犯罪负责纠察的机关决不能未审先判其无罪,只要涉嫌犯罪定要移送法院由法院审判;一个法治社会里的任何人只要确未犯罪,经过积极辩护和努力,法院最终定能还自己清白。

 

 

   2019627  写于成都